推拿常识

分类
当前位置:南京上门按摩 > 推拿常识 >

我不知从哪一刻起开始思考起关于时间的问题

         风带着一丝白天残留的那属于夏日的粘稠,缓缓地灌入我的衣襟。头顶上昏暗的路灯浅浅的透过无尽的黑,身后墨绿的邮筒张着它宽宽的嘴仿佛想要吞噬它旁边的一切。看看手表,凌晨一点到了。这时,远处渐渐的开来了一辆巴士,停在了我的面前。从车上下来了一位穿着黑色西装,个子瘦高的男人。他用他戴着白色手套的手,摘下了头上那顶只有在美国三十年代的电影中才能看到的礼帽,向我点了下头。
 
          我经常和他写信,我告诉他我喜欢的人,我喜欢的音乐,我喜欢的故事,我也告诉他我讨厌的人,我厌恶的事,和我自己做的,我身边人做的龌龊的事,我和他我话不说,他也对我无话不说,最后,我们相约在这个邮筒旁。
 
          他绅士的向我伸出手,我缓缓的将手放在他手上,他牵着我,迈开了上车的步伐。车开动着,他一直坐在我身边,这时窗外下起了小雨。
 
          我不知从哪一刻起开始思考起关于时间的问题,从母亲洇洇羊水中获得独立生命的那一刻起,我们便被赐予了黑色的眼球,当然也被注定不能寻找光明,因为会被光明所灼伤。我们一直被灵魂禁锢在黑暗中,但我们却不能丢下灵魂,因为灵魂是梦的宿主,灵魂被梦所驱动,我们被灵魂所禁锢,也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存活。我们的梦,就像是黑暗中的明月,远看无比明亮的充满坑洞的球体。但却不得不依赖这一个丑陋的球体。
 
          我们就像生活在一个四周都是镜子的房子里,在那里,你能从身边的镜子中看到多少个自己?常识告诉我们,是无数个,因为物理老师说,中间的光会被无数次的震荡反射。但我的答案是,一个都没有,因为那个屋子中没有光。没有光也很好,这样我们便不用担心自己的所在,只会在无底的黑暗中感知自己,而不会迷茫。无论自己做什么,都是自己的第一感知,而不会被外界所干扰,没光反而让我们自知。
 
          我们总是说珍惜现在,而现在是什么?曾经的未来,还是即将的过去?从母亲十月肿胀的肚子里出来的一瞬,我们便开始有了过去,也同时有了未来,而那一瞬却根本不存在。现在,只是过去和未来的私生子,它是见不得光的,它也是介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。我们都没有现在,只有过去和未来,过去的无法改变,未来无法预知,我们一直被矛盾的时间折磨着前进。但我们又依存于这一矛盾,无法改变的宿主。而那些永恒停留在母亲肚子里的物质,它们便只有未来,他们停留在现在的一瞬,那见不得光的一瞬。
 
           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旁边接我上车的人问我。
 
           “你就是死神吧。”我笑着回答。
 
           他只是淡淡的笑了下。
 
           巴士依然颠簸在雨中……

上一篇:南京按摩小姐介绍秋季我们要更加的注重肺部的保养

下一篇:曾经的争吵都被时间淡化了你们依然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

返回列表